热衷be

凡人

假如,我们都是平凡人,是淹没在潮水般的人群中的星星点点……

无须真真假假的他人揣测,没有众人的期待和沉重的光环。


只是因为缘分,因为契合被红线牵着安之若素地相知相爱

平平淡淡却又紧紧依偎着地相濡以沫


……

 

滴滴司机(籍籍无名地下rapper)丞 and 街舞老师 kun

 

凡人(一)

 

从四通八达的城市中心广场中央正对着地标建筑开始向左拐直走三个红绿灯后看到工商银行,再向右拐五个红绿灯后,走进一条不算宽不算窄的支路。路旁的广告牌上占据了最犄角旮旯的一块地方的就是蔡徐坤如今工作的舞室的名字。

 

乘坐灯时好时坏的直达电梯到13楼,一块黑白色的有些落灰的匾额下就是蔡徐坤如今工作的舞室。

 

从舞室西南角落的位置,一棵老板买来“镇宅”的绿萝盆栽旁小小的窗刚好能看见城市最繁华的地段,最高的建筑,就能轻易的联想到那些职场尖端精英们忙忙碌碌的身影。

 

蔡徐坤时常在一节没多少人的街舞入门课后坐在正对小窗的懒人沙发上一边吃着小龙虾,一边望着那看似并不遥远的高楼大厦,似乎这样自己吃的就是高级西餐厅里的澳龙,耳畔萦绕的bgm不是最近烂大街的某抖音神曲而是某某知名交响乐团在某某知名音乐厅里演奏的复刻唱片。

 

蔡徐坤还记得那天老板的儿子从国外留学回来,特意请舞室的所有人在不远的日式自助餐厅吃晚饭。

被同事强行灌了所谓不知真假的传统日式烧酒后,蔡徐坤的脑子就一直处于当机状态,平时被很多女学生津津乐道的勾人的桃花眼变得一片迷蒙,没有聚焦。只是一味地泛着水光。

 

眼看同事们越闹越欢,紧接着就要去下一个场子唱k,深感自己肾虚腰疼的蔡徐坤当机立断找借口离开。

 

在餐厅的大门口看着瓢泼的大雨和平常一向放在自己双肩包里今天却忘带的折伞,蔡徐坤唯有咬了咬牙选择打车回自己的小公寓。

他想到一向与他还算聊得来的同事娘娘腔菁哥和他说某打车平台新用户可以免费领乘车优惠券,便蹭了蹭WiFi立马下了个打车app。

 

幸运的是,不到两分钟,很快就来了一辆黄色强生出租车,蔡徐坤刚想停止自己的app打车,看到刚从店里出来站在自己旁边想拦车的老夫妇,便让给了他们。

 

当然好人有好报,醉酒的蔡徐坤在又一个五分钟后,滴滴到了一辆黑色大众,车窗缓缓摇下,借着路边的灯光,颜狗蔡徐坤看到驾驶位是个清瘦男人,光看脸部阴影和清隽的轮廓,阅美男美女无数的蔡徐坤就觉得帅炸了

 

最后的一点戒心也在男人有些沙哑疲累但是又很诱人低沉的“是尾号为0000的蔡先生吗?我是你的派单司机,快上车吧,车上有纸巾。”完全消散。

 

迷迷糊糊但是强打精神告诉自己不能睡着的副驾驶座位上的蔡先生,一直准备好按紧急报警键,顺便时不时地侧头打量专心开车的男人。

 

握着方向盘的手纤细,骨节分明,胜在手掌宽大,不显得羸弱病态。

好评。

 

车厢里开着暖空调,纸巾是无香的,整个车子内部干干净净,东西都较为整洁的摆放了。

洁癖、强迫症表示好评。

 

放的不是103.7或者情感电台,大概是某个摇滚嘻哈乐队的cd,

街舞老师蔡先生表示他觉得很不错,甚至想来段freestyle。

 

晃晃悠悠,昏昏欲睡的到达了目的地,蔡先生竟然人生第一次决定放弃使用优惠券的机会,却尴尬的发现自己支付宝余额因为前不久给父母买了保健品竟不够支付这次的车费。

“我我……能不能上去给你拿钱?就等我一会儿。”

“没事就差了几块钱。外面还下着雨,你快些上去吧”

 

一向是热心好市民的蔡徐坤更觉得惭愧,

“不行,加一个微信吧。我把钱到时候转你。”

 

司机下意识地摆手,忽而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用他那双狭长好看的眼盯着蔡徐坤三秒,咳嗽了一声移开了视线。

 

“好,我的微信号就是我的名字拼音范丞丞,全小写。”

“还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蔡徐坤忙期翼的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

 

“别忘了给我五星好评……”

 

Tbc


评论(11)
热度(139)

© 小小小小的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