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衷be

无声告白

破镜重圆 久别重逢 无狗血 校园青春小学鸡文学


那一年,

一中的门口还有身着白衬衫别着红袖标拿着计分板的范丞丞,

学校后门小吃街的街头也有一个喜欢拿着吉他,唱着歌的少年。

 

很久很久以后,

一中的校园三宝,从学校的荷花池,市里唯一的校游泳馆和学生会主席兼钢琴社社长范丞丞,变成了学校主干道两旁的樱花树,不再是市里唯一但经过扩建的校体育馆和传说中的08届神仙学长——人见人爱的范丞丞。

 

过了那么多年,那个一中少女的梦还是爱穿白衬衣,只是不再是那件一尘不染的校服,而是纪梵希、杜嘉班纳的高定成衣。还是一副高岭之花的矜贵样子,像是写意山水画里走出来的水墨,只是手里拿的不再是计分板,而是手指翻飞间八个零的大单子。

 

而最初那个在街边弹吉他的,眉眼精致到令人发指的少年如今也不再是个籍籍无名之人,他成了无数个音乐颁奖典礼的常客,拿奖拿到手软的唱作人蔡徐坤

 

那时候,时间走得那么快,又那么慢。

快到山水画和白T裇一眨眼就长成了大人,

慢到他们以为那时候在一起的时光就可以是一生。

 

他们在彼此最美好干净的时候相遇,

在纯白的年华背道而驰,

又在各自鲜血淋漓满是伤痕后,

重逢。

 

一切到底是否能回到当初一尘不染的模样?

 

第一封:

 

“保持这个姿势”

“很棒!这样……试试看半靠着墙,手指夹着烟,眼神尽量空洞一些。”

“Cody快帮他把袖子挽上去一点。要有末世颓废感,知道吗”

……

 

忙活了快有一个上午,蔡徐坤终于结束了某时尚杂志十周年系列的封面人物主题拍摄。

一旁的小女生助理冒着星星眼连忙把刚买来的咖啡递给自家老板,看着他一沾上躺椅便头一歪,一副人事不省的样子,一边心疼又一边在旁西施捧心状。

 

“我哥哥就算拥有了眼底遮瑕也盖不住的黑眼圈和三十而立的鱼尾纹法令纹,那颜值也是不输当下任何一个小鲜肉的!你看看这沉睡的容颜,啊!”

 

“大姐,别人吹自己idol都是一连串彩虹屁,为什么我听你夸老板怎么听怎么不舒服……”一旁的男助理耸了耸肩,识趣地做了个拉上嘴巴拉链的手势。

 

“老大这么累,下面也没什么通告了,是让他先在这再眯一会儿还是……”

 

“你是不是傻,没听工作人员说吗?下面这个场子还有金融界名人范丞丞的拍摄……”说到范丞丞这个名字的时候,女助理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你又不是不知道咋们老大……最怕见到这人。从出道开始躲,一直躲躲到现在……”

 

“我说你们女生就是cp脑,我们老大那是避免让那个金融界的界草见到他惊天地泣鬼神的颜值而自卑,所以才避免和人家出席一个活动,哪来的那么多你和我说的乱七八糟的。”

在两人为蔡徐坤和范丞丞有没有奸情而吵得面红耳赤的时候,自然也就没注意到一旁一直安安静静地在躺椅上闭着眼睛假寐的当事人睁开了那双被粉丝吹作第八大奇迹的桃花眼,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都这么多年了啊,我的小王子。

现在的我应该算是能与你并肩同行的人了吧。”

 

那么或许如今,我也可以准备好和你重逢了。

 

他和范丞丞的故事也算得上是可以拿奖的校园青春片了,

毕竟主人公的颜值和才华放眼当下的娱乐圈没几个人能追的上。

 

在响当当的S市第一中学的后门拐角处,除了黄赌毒什么都干过的街头少年蔡徐坤遇上了证书一箩筐人见人爱的校草范丞丞。

 

在蔡徐坤之前的人生里,他一直把自己定义为S市最帅的男人而之前那些独孤求败的日子被永远终结。

 

他认为眼前这位为了维护自己人设戴着黑色棒球帽背着沉沉的中看不中用的书包躲在垃圾桶旁边吃辣条吃得满嘴都是油的乖乖仔拥有了和他一起登上S市第一帅王座的资格。

“嘿bro,我觉得你很眼熟。”

蔡徐坤浑然不知隔壁那旮沓的小强刚给自己编的脏辫,让自己看上去一副调戏良家妇女的痞子样,微仰着下巴,几根不听话的染了劣质染发剂地黄毛翘七翘八地在叫嚣,穿着破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洞的破洞裤和老头背心,在连香港警匪片都是瞒着姐姐偷偷租碟看的范丞丞眼里像极了自己向往成为的“老大”。

 

但是习惯了装矜持的范丞丞,只是略显克制的说着:

“上一次毕业典礼结束在学校的垃圾桶旁边看到你戴着口罩默默搬走了一打学长学姐撕烂的书”

“哦,还有早上执勤的时候看到你调戏学姐。”

“路口那家奶茶店的老板常常指着在街边卖唱的你,说你总是赊账。”

 

蔡徐坤刚想给自己刚刚认可的小弟一个帅气的下马威,听到这不免一个琅跄。

 

“你你你,就是那个无情少女杀手——玉面小白龙?”

 

范丞丞不懂,范丞丞什么都不知道。

弱小可怜无助

 

“等一下,我那不是卖唱,我是街头艺术家,弟弟。”

蔡徐坤一边自我安慰,一边拾起了刚刚碎在地上的自尊心。

现在的小孩子说话真的太伤人了。

是我坤哥不够杀马特不够社会吗?

 

“对了你拿走的那些笔记我觉得不如我记得好,如果你想要,我可以借你。”

 

真单纯的小弟弟啊,我很早就不学习了。

只是拿来卖钱而已。

 

但蔡徐坤不知怎的没有说出口,

 

“那个,相逢即是缘,交个朋友吧。”

蔡徐坤刚想伸出手,想起自己的手刚因为帮弄堂里的沈大爷干活一股子腥味,连忙在自己最珍爱的仅有的破洞裤上擦了擦。

 

“我是蔡徐坤,就是那个蔡那个徐那个坤儿……”

 

“我看你长得白白净净甚是中我的意,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也就勉为其难的认你做小弟吧。”

 

“范丞丞……老大好。”小孩毫不介意的握住了对面语无伦次张皇失措的人的手。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蔡徐坤心里暗松了一口气,天知道自己刚刚有多紧张。这种让人尴尬的事自己一辈子只会做这一次。

 

太阳下棒球帽少年笑弯了眼,干净的白衬衣校服上不知什么时候沾了油点,眼尖的洁癖癌患者蔡徐坤表示受不了,但看在这臭小子的笑容实在太好看干净的份上。

 

感谢上天,让我和你相见。

我惦记了很久的惊鸿一瞥的计分板少年范丞丞。

 

TBC

 

 

 

 

 

 

评论(2)
热度(26)

© 小小小小的火 | Powered by LOFTER